<sub id="h1p75"></sub>

            國考“大神”懺悔錄 “我們的答案來源都是吹牛的”

            文章摘要:隨后,段某掩面而泣,他嗚咽著說,自己兒子以后的職業也受影響了。“想到這些就難受,兒子才4歲,以后出來就業,因為爸爸犯了罪,他就業的面就窄了很多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日,資陽市看守所,2016年國家執業資格考試組織作弊案主謀段某接受訊問。田雪皎攝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使用微型器材作弊的考生被擋獲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國家執業資格考作弊大案將公訴

              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與主謀段某面對面

              “兒子正在懂事,我卻只能寫信陪他聊天……”2月20日,資陽市看守所內,一直健談的段某在接受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面對面采訪時提及自己4歲的兒子,不禁掩面而泣。段某含淚說,自己被關押3個月以來,每天都在思考兒子的未來怎么辦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10月,因涉嫌通過網絡購買建造師、執業藥師、公務員等國家考試答案,然后組織考生集體作弊,主謀段某被資陽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抓獲,該起案件涉及77人,該案被公安部確定為部督案件。2017年2月14日,該團伙最后一名嫌疑人落網后,這起案件將進入公訴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A

              案情

              2016年5月11日,一名網友通過網絡發布關于國考作弊的相關信息,信息很快被資陽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掌握,跟蹤摸排工作隨即展開。

              摸排5個月鎖定作弊團伙

              “這名網友十分活躍,在多個渠道發布暗示信息。”辦案民警康李星說,5個多月的偵查,最終固定了一系列證據,鎖定一個跨省組織國考作弊團伙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團伙組織嚴密,有人專門負責獲取答案,有人負責潛入各培訓機構群組織考生,有人負責財務管理。

              資陽警方發現,發布網絡信息的網友為資陽人段某,32歲,當時為成都某大型國有企業職工。當年8月,段某突然辭去成都的工作,回到了資陽。同時,段某從網絡上購買了藍牙接收器、米粒耳機等作案器材,開始組織一場國家執業藥師資格考試作弊。

              撒網15考點 76人被捕

              2016年10月16日,在成都、樂山等地,2016年國家執業藥師資格考試進入第二天,蹲守15個考點的民警,已經鎖定了主要涉案人員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上午,省網安總隊組織成都、資陽、樂山、綿陽200多名民警,奔赴15個考點拉開了一張抓捕大網。離考試結束還有半個小時,李某正在成都某考點外,利用無線設備向考場內傳輸答案時,數名民警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將其抓獲,并繳獲作案設備。

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成都市、貴陽市、綿陽市的民警也采取行動,抓獲涉嫌組織本次考試作弊的主要嫌疑人段某、劉某等14人,擋獲參與作弊考生及相關人員62名,繳獲涉案手機、作弊專用器材340余套。

              抓捕過程中,民警發現,段某作為案件的主要嫌疑人,其妻子也參與了介紹考生環節。

              相機拍試卷藍牙傳答案

              在民警審訊中,段某交代,自己加入了國內一些組織作弊的QQ群,并成為一個專業群的核心成員,常與“同行”交流經驗和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此次案件中,段某的答案分別從貴州、遼寧、山西等地“同行”手里購買,然后自己進行分析整理,最后通過技術人員向15個考點30余名考生傳遞答案,一次性獲利200余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民警偵查發現,該團伙在組織作弊過程中,會選擇最先進的器材,“一支筆、一條項鏈、一個紐扣,都可能是作弊器材,偽裝得十分逼真。”民警介紹,這些設備成本單價不到100元,租借給考生則收費幾千至幾萬元不等。

              民警介紹,繳獲的設備中,一支筆就是一個小型藍牙接收器,接收考場外藍牙傳輸設備信號,同時與考生的米粒耳機聯通。套取試卷的違法考生,則會通過項鏈上的吊墜或者衣服上的紐扣拍攝,這兩樣是微型照相機的偽裝,“也與考場外藍牙耳機連接,由場外指揮拍攝。”

              B

              對話

              組織作弊

              “覺得是一個很好的賺錢方式”

              20日,在資陽市看守所羈押已3個月的段某,談及此次案件時稱,他只是“一時抱有僥幸心理”。

              2015年下半年,還在成都某大型國企上班的段某,在參加單位組織的一級建造師考試時,他加入了培訓機構的QQ群。“群里有人發信息,說有試題答案。”段某說,出于好奇,他加了一個QQ,開始跟他們聊天,“看他們的宣傳,還是那么回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次考試下來,段某把自己答案與QQ群的進行了比對,“跟我做的差不多,覺得比較靠譜,也覺得是一個很好的賺錢方式。”段某說,他開始關注這方面的運作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段某說,后來他加了一些國考群,隨手轉發了一些“可供答案”的信息,“馬上有人問,我就網購了器材,組織人給他們傳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”偽裝“大神”

              “其實我們不能保證答案準確”

              看守所內的段某十分健談,他也表示自己聊天過程中有很強的引導性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作弊專業QQ群里,你不會說幾句行話,人家跟你說幾句話后就不會理你了。”段某說,他看到群里有“同行”開始顯擺,就設法讓其繼續說下去,“然后學會他那套說辭,當成自己的說辭,去一些國考群里撒網。”

              段某坦言,做他這一行并不能提供真正準確的答案,因為他們很難獲取真正的試卷,“我們的答案來源都是吹牛的。就看誰備注的來源更牛,看著更可靠,其實我們不能保證答案準確,只有靠概率。”遇到沒有考過的考生糾纏,段某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退錢,或者承諾下一次再免費提供一次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段某說,為了獲取看似可靠的答案,他要讓人把他當成“大神”,“為了在同行面前繃起,我還說是專門辭職回來做這個的,其實我是回來陪生病的父親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懺悔落淚

              “給4歲兒子的傷害已無法彌補”

              段某本科畢業,學習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。在與記者對話的過程中,段某不斷提及自己的父親和兒子。段某說,自己只是一名業余的犯罪分子,“我本來是回來陪父親的,他癌癥晚期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考慮最多的是名譽問題,我的人生還有價值。”段某說,羈押期間,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未來該怎么辦,“一切歸零了,出來后工作都不好找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隨后,段某掩面而泣,他嗚咽著說,自己兒子以后的職業也受影響了。“想到這些就難受,兒子才4歲,以后出來就業,因為爸爸犯了罪,他就業的面就窄了很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2016年9月,段某回資陽一個月后,他的父親因病去世,“欠了一筆醫藥費,我老婆一直沒有工作。”段某說,為了還清醫藥費,妻子要帶著兒子重新開始找工作,4歲的兒子正需要父親的陪伴,而他卻不能陪在兒子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只有寫信告訴他,爸爸不在身邊,請你要照顧好媽媽。”段某趴在審訊椅上,嗚咽著說,因為自己犯錯,“給兒子和家庭帶來的傷害已經無法彌補。”

              大案回顧

              2016年10月16日

              國家執業藥師資格考試成都、樂山、綿陽等地15個考點組織參與作弊76人落網一次性獲利200余萬元

              2017年2月14日

              最后一名嫌疑人落網,案件將進入公訴階段。

            雙語閱讀排行榜

            特色視頻教學

    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    藏漢雙語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@zanghansy.com

            京ICP備05053385號-4

            欧美高清视频在线高清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