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h1p75"></sub>

            土登尼瑪

            文章摘要:土登尼瑪,1943年生,四川省色達縣人。藏族著名學者。土登尼瑪,4歲被認定為轉世活佛。現為中國藏學研究中心《大藏經》對勘局副局長。論著

            土登尼瑪,1943年生,四川省色達縣人。藏族著名學者。


            土登尼瑪,4歲被認定為轉世活佛。現為中國藏學研究中心《大藏經》對勘局副局長。論著有《九乘簡論》等數十部;主持校訂《藏漢大詞典》、藏文《大藏經》。近年多次應邀訪英參與編寫、審定《藏英大詞典》。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。

            登尼瑪仁波切擔任過中國藏學研究中心《大藏經》對勘局的局長,主持《大藏經》的勘校、整理和出版工作。土登尼瑪仁波切精通英語,是《漢藏英佛教大字典》的主編。他是大圓滿傳承的最重要持有者,是吉美林巴大師的轉世。

            1943年7月,土登尼瑪仁波切出生在康定縣塔公鄉一普通牧民家中。4歲時,被認定為多欽則•益西多吉活佛轉世靈童。從此他開始學習藏文化知識。聰明慧靈悟性過人的他,酷愛學習,精進研修。10歲赴寧瑪派德格佐欽寺、仲薩寺潛心修習內明學。以后又到原色達縣智慶寺深造。16歲,正式任命為康定塔公寺、丹巴金龍二寺主持。除了學習藏文化知識外,他還利用業余時間,刻苦鉆研各種文化知識,學習馬、列、毛著作及古典文學名著,經過多年堅持自學,他的漢文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。

            1978年,土登尼瑪仁波切被借調到《藏漢大詞典》編寫組,擔任副主編。他嚴謹的治學精神和淵博的學識,贏得了眾多老專家、教授矚目贊許。經過3年的努力,一部舉世聞名的《藏漢大詞典》問世,獲吳玉章基金會的語言文字一等獎,四川省社會科學優秀科研成果一等獎。1981年,在土登尼瑪仁波切的提議下,創建四川省藏文學校。該校先后培養出一大批、繼承弘揚藏族五明文化的杰出人才。如今,他們都活躍在藏學界的各個領域。

            1984年,土登尼瑪仁波切正式調入四川省民研所,任藏學研究室主任,這意味著他真正步入藏學研究道路。先后完成《巴珠仁波切文集》、《笨波教大藏經》等校印任務,撰寫《巴珠仁波切傳略》、《知識匯總提綱》、《扎尕羅桑巴登生平》、《九乘簡論》等書,并有大量論文、詩歌、散文、書法等作品見諸報刊。在兼任四川省《格薩爾》工作辦公室副主任期間,他跋山涉水,深入牧區、寺院,先后搜集29部民間收藏的《格薩爾》手抄本孤本,還在尼泊爾等國搜集6部“格傳”,整理出版了10多部《格薩爾》;組織專家學者撰寫研究格薩爾文章近百篇;負責主持《格薩爾詞典》的編寫出版工作,多次受到國家有關部委的表彰。

            卓著的學術成果,得到了藏學界諸多專家學者的認可,土登尼瑪仁波切被評為國家級有特殊貢獻的專家,1988年被評為研究員,被西南民大、中央民大等大學聘為兼職教授,多次應邀到香港、日本、美國、英國、德國等國家和地區開展講學活動,成為藏學界知名度很高的專家,并連續兩屆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,還擔任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、四川省佛教協會副秘書長、省高職評審委員等等。

            為進一步搶救、繼承、弘揚優秀的藏民族文化傳統。自20世紀80年代末以來,土登尼瑪仁波切除了赴英國、美國、加拿達等國深入學習研究歐洲的藏學外,還主持了《英、藏、漢大詞典》、《藏傳佛教八大教派詞典》的籌備編寫工作,而且在國內外廣泛搜集了100多部瀕臨絕跡的藏文古籍,為后人留下一個價值連城的精神財富。

            這樣一位大師級的人物,你一定很容易錯過他,因為他平時的穿著,就是個普通在家老人的樸實樣......但他就是寧瑪巴一代宗師晉美林巴(亦有譯為吉美林巴,(智悲光尊者、持明無畏洲尊者)的轉世,是近幾百年來藏地出現的最偉大密宗上師。

            不認識他的人,都會以為旁邊的喇嘛才是土登尼瑪仁波切。有一次他受邀入住宗薩寺的欽哲宮,結果他在房里請一位剛好經過房門的喇嘛幫忙拿水桶來,那位有眼不識泰山的喇嘛……還以為他是來打掃欽哲宮的老頭。

            2004年7月,土登尼瑪仁波切回到多智欽寺參加新落成大經堂的開光法會。仁波切乘坐的汽車從路上經過,幾個眼睛尖的僧人剛一側目掃視車內,立刻轉身發瘋似的追著車子跑,周圍的僧眾和弟子見狀也呼啦一下圍攏過來。車子開到龍洋仁波切家門口停了下來,當土登尼瑪活佛從車上下來時,周圍已被信眾圍得水泄不通。大家前呼后擁,競相爭獻哈達,空氣頓時就沸騰了。

            土登尼瑪仁波切常常不承認自己是活佛。每當有人問:“請問您是土登尼瑪活佛嗎?”仁波切總是微笑著回答說:“土登尼瑪是,活佛不是。”

            《藏漢大辭典》的高學術水準使該書不僅享譽國內,亦蜚聲海外。在研究了這一著作后,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決定邀請土登尼瑪仁波切到英國編寫《藏英大辭典》。也許正是以這項任務為緣起,“官學”都沒有上過的尊者在四十八歲的時候開始學習英文。據說,只是經過了短短3個月的學習,便對英語達到了“精通”的地步。從仁波切此后展現出的英文造詣來看,這種“速成”的學習的確令人稱奇。與他的杰出貢獻一樣,土登尼瑪仁波切學習英語的傳奇經歷亦早已傳揚四方,成為上至大成就者下至普通百姓津津樂道的美談。在國外學習和工作期間,由于土登尼瑪仁波切一貫反對使用信眾的供養,因此生活費全是靠自己打工掙取。之前,土登尼瑪仁波切勤工儉學的事跡還只是傳聞,直到一些弟子親眼看見仁波切在餐館里替人刷盤子時,才發現原來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土登尼瑪仁波切在世人的眼中是這樣的(一位居士的文章這樣寫道):

            為傳播和弘揚藏傳文化,尊者常年奔波于國內和歐美之間,成為了名副其實的“空中飛人 ”。在多智欽寺,筆者再次親身領略了土登尼瑪活佛的風采。

            在巡訪各大寺院期間,包括桑耶寺、格魯三大寺在內,各大寺院紛紛迎接,并拿出庫藏的珍寶供尊者一行觀瞻。土登尼瑪活佛很少關心自己,卻總是關心他人。據說,有一次大伙吃午飯時司機沒到,尊者為此批評了隨行的弟子們,提醒他們要關心司機的飲食起居……談了到這里,這位同修不無遺憾地說:“土登尼瑪仁波切已經不收弟子了,他的弟子都是大活佛。”

            土登尼瑪活佛從不喜歡宣傳自己,很難相信,直到今天,這樣偉大的活佛連一個簡略的傳記都沒有。與他的前世——神通廣大的多欽哲不同的是,這一世的土登尼瑪活佛注重平實和嚴謹,反對宣揚神通。在索達吉堪布翻譯的《多欽哲•益西多杰密傳》沒問世之前,曾經有許多人祈請尊者開許翻譯《密傳》,均被他以“那是神話故事”為由遮止。

            與土登尼瑪活佛在一起期間,盡管沒有看見過到他顯露神變。但是,從尊者那散發慈悲的言行和真誠的態度,令凡是接近過他的人都相信,一位偉大的成就者就在我們面前。

            雙語閱讀排行榜

            特色視頻教學

    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    藏漢雙語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@zanghansy.com

            京ICP備05053385號-4

            欧美高清视频在线高清观看